我的聚德 | 免费注册 | 登陆
扫描二维码添加聚德官方微信
 
行业新闻
张珩:中国古书画鉴定学的开拓者与集大成者
发布时间:2015-09-24  来源:江苏聚德拍卖有限公司  浏览:453 次

  2015年是张珩先生诞辰100周年,适逢上海书画出版社《张珩文集·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标点整理本)出版,海内外书画鉴定方面的专家学者齐聚张珩故里的湖州古镇南浔,在怀念张珩先生生平交往的同时,将这本汇集张珩先生鉴定经验与方法的文稿与当今书画鉴定学科的重建、书画鉴定面临的问题以及书画鉴定在艺术史研究中的使用、面对具体材料产生的质疑等等一并加以探讨。一些专家认为张珩是当代中国古书画鉴定学的奠基者,也有学者认为,以近现代将书画鉴定方法予以系统与学科化梳理的集大成者定位张珩更加合适。


张珩有着最精要的鉴定思想

傅申(原台北故宫博物院研究员)


  1960年代我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参加工作进行书画鉴定时,读的入门书就是张珩先生的《怎样鉴定书画》。张珩先生不是一个人,他周围有一大批书画鉴定家,不论年龄比张珩先生年长的,还是比张珩先生年幼的,都受张珩先生鉴定方法的影响。当初张珩曾做过一个规划,准备以二十年时间,将他认为存世的约6000余件历代书画都囊括一过,编目录文,逐件考订评骘。但可惜天未假其年以成……但张珩最精要的鉴定思想,已凝聚于《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和《怎样鉴定书画》之中。


中国书画鉴定学的开拓者

单国霖(上海博物馆研究员)


  1962年,张珩先生也在中央美院史论系开始讲授“书画鉴定”。张珩先生传授的鉴定学体系较为完备和系统,在鉴定的方法和理论梳理上更为明晰和规范,与旧时代的鉴定相比较,更为全面和科学。例如旧时的鉴定家比较重视题跋、印鉴和著录书,张珩先生首次提出了主要依据和辅助依据两大切入层面,又归纳出作伪的方法和地区特点等识伪知识,建立起现代书画鉴定学的基本框架。徐先生当时是归纳为书画本身和旁证两个切入层面。


  张珩先生的鉴定课程,讲求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不务空谈概念,讲课中他用大量的实例来阐述理论和方法,既破除了书画鉴定的玄妙神秘性,又防止鉴定的简单化和片面性。


  张珩先生提倡要加强多方面的修养,例如历史知识、文学知识、年代知识、皇帝避讳、建筑器物的时代特征、人际称谓的变化等,还特别强调鉴定者自身要有一定的绘画和书法的修养工力,以有利于提高认识书画笔墨的眼光。此外。他还提倡多看、多听,主张和一些书画经营者(贩画人)交朋友,谈论交流,了解有关的掌故和造假内幕等,防止书画鉴定陷入学究式的本本主义。


从《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谈古书画鉴定问题

王连起(故宫博物院研究员)


  张珩先生的《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即《木雁传真》)一书是其一生阅画鉴真的记录和总结。古今鉴定家的实践证明,真正能胜任古书画鉴定工作,最根本的一条是:识真才能辨伪,辨伪的基础是识真。张先生倾毕生之力,将自己阅目的众多古书画精品著录成书,就是要给从事此项工作的后人提供可靠的真迹样板。上海出版社标点排印此书,对从事古书画研究鉴定工作的人可谓功德无量。


  我个人就从此书中学到了很多经验和方法,此书的很多记录对我的一些研究是有直接帮助的。如张先生此书只记录了一件碑帖拓本《宋拓御府兰亭卷》,却为我做《游相兰亭考》提供了游相兰亭百种的第一种,而这是中外研究游相兰亭者一概不知的。我从对此兰亭的研究中揭示出了南宋独尊定武兰亭的历史原因。我研究赵孟頫书法,但常遇到各种贬低赵书的言论,张先生赵孟頫《归去来辞》条不仅公平正确地评价赵书,而且以杜诗“不废江河万古流”蔑视这些论调,给我做此工作树立了信心。张先生书中记录了很多重要资料,如赵孟頫《与郭右之二札》。2009年国家文物局委托我同薛永年先生东渡日本,准备收回此帖,只有张先生最早认识并著录此帖。


  我有幸师从徐邦达、启功先生两位恩师,了解一些当年书画鉴定家交游的情况,当年的情景很有意思。张珩先生与徐邦达、启功、傅熹年先生的交谊本就是书画鉴定问题的一段可贵历史资料。今天我们纪念葱玉先生,陆陆续续也出版了一些关于葱玉先生的书籍,但尚未有一本详细的张珩年谱和评传。徐、启二位先生已经作古,但葱玉先生的生前友好还有人在世,应当抓紧机会访问收集材料,否则会留下历史遗憾。


  我作了一个简单的统计,就是将张先生的这部书与恩师徐先生的《古书画过眼要录》中收录的作品作了一个比较,列出:一、张先生书中有,徐先生书中没有者;二、徐先生书中有,张先生书中没有者;三、两位先生书中都有的。这不仅可以帮助我们扩大眼界,还能让我们了解两位先生鉴定方法以及结论的异同,更可以看到张先生逝世后古书画鉴定方面的继承和发展。因为以上是两位先生过眼录的比较,而徐先生还有《古书画伪讹考辨》。我们从前辈经眼,特别是先生们没能经眼的海内外作品还能发现很多问题有待解决,这也证明古书画鉴定工作仍需要继续。


吴湖帆是书画鉴定奠基者,张珩则是集大成者

凌利中(上海博物馆研究员)


  二十世纪上半叶,穿梭往来于上海的古代书画文物,几乎包括了现今海内外各大公私主要藏品,尤其是三十年代故宫书画南迁寄存沪隅之际,更是达到空前,是中国书画鉴藏史上的重要篇章。而期间发生的鉴藏活动及其研究成果,同样是中国画学史上的重要组成,以海上吴湖帆(1894-1968)、张珩(1915-1963)为核心的两位古书画鉴定家,也代表了那个时代的高度与成就。


  尽管吴湖帆没有张珩《木雁斋书画记》、《怎样鉴定书画》等较为系统的专著传世,但事实表明,从吴氏《目击录》、《烛奸录》、《书画析疑》等笔记、散见于包括《日记》在内的各种手稿,以及大量吴氏古书画题跋等资料(系传世所见于古书画上题跋最多的近现代鉴藏家),不难发现,兼具传统文人与现代学者双重特质的吴湖帆,业已展示出兼容传统画学与现代科学研究方法的趋势,无疑对稍后“洵少年中英俊才”(吴湖帆)——张珩等鉴定家起到了潜移默化的重要影响。


  如果说,吴湖帆是近现代书画鉴定学科的奠基者;那么,张珩则是近现代将书画鉴定方法予以系统与学科化梳理的集大成者。其后于20世纪下半叶,乃至当今的书画鉴定学科愈演成熟并不断取得丰硕鉴定成果的历程中,吴、张两位承上启下之意义愈加突出,并载入史册。


张珩书画鉴定主要依据的技术性

黄伟利(辽宁省博物馆研究员)


  直至二十世纪中后期,有关于中国书画鉴定方法的研究才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其标志就是现代杰出的鉴定家张珩先生提出的书画鉴定方法论,其论述要点记录在了文物出版社1966年4月出版的《怎样鉴定书画》一书中。张珩先生在继承传统鉴定方法精髓的基础上,将书画鉴定领域引导到科学化的发展方向,从而形成了符合鉴定实际操作规律的学科性系统。这一系统的核心就是书画鉴定的主要依据和辅助依据,主要依据即作品的时代风格和个人风格,辅助依据是印章、纸绢、题跋、收藏印、著录、装潢等等。在此举一个有关“学问”与“眼力”的例子,一位学者出身的鉴定家与一位市场磨练出来的鉴定家同时鉴定同一件书画,最后得出了同样的鉴定结论,那么,人们往往就会认为前者的鉴定方法出自“学问”,而后者的鉴定方法则出自“眼力”。实者不然,事实上他们恰恰是在求证环节上形成了契合点,在图面中发现了共同的特征,找到充分的鉴定依据,从而得出相同的鉴定结论。这个例子说明,无论来自什么背景的鉴定家,他们获取依据的“技巧”是相同的,而这种获取鉴定依据的“技巧”是带有技术性的,其操作方法体现在下三个环节方面: 一、在考察环节中发现特征。二、在解析环节中获取依据。三、在论证环节中得出结论。


张珩书画鉴定方法论的启示

承载(上海社科院研究员、朵云轩副总经理)


  当下中国的古书画鉴定,大致可分两类,一是专业科研机构或院校的职业学者,或可称之为学院派。再是以艺术品企业为依托,以艺术品市场为目标的经营型人才,或可称之为市场派。这两种类型在从事古书画鉴定工作时,运用的方法大同小异,但结论却往往向背分明。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功甫帖》真伪论争”,即为显例。


  这种现象的存在,从各为其“主”的角度看,也许自有其合理之处,但是,就中国古书画鉴定的总体发展水平而论,终非长久之计。


  那么,能否找到一个妥善之策使其调和乃至合二为一,综合多方力量,共同提高中国古书画鉴定的综合水平呢?张葱玉先生在半个多世纪前留给后人的古书画鉴定方法论,也许可以提供一些重要的参考。


  张葱玉先生的《怎样鉴定书画》和《木雁斋书画鉴定笔记》,为后人留下了无数值得琢磨体会的宝贵案例。通过梳理,可资借鉴者大致有四,现采用今日惯用的表述方式,略论于下。


第一,建立有科学依据的古书画鉴定学,逐步取代以主观意志为评判标准的传统方法。

第二,借助不断进步的科学技术来提高鉴定工作的可信度,由模糊粗知而至清晰准确,进而达到精确的程度。

第三,融入多学科知识拓展鉴定范围,主要依据与辅助依据并重。


第四,为业经确认的真迹、伪作分别建立存真、辨伪数据库。此举最重要的意义在于,这些数据不仅仅只是象牙塔内的专享资料,而应服务于社会,成为普及和提升古书画鉴定总体水平的强大推力。


张葱玉先生《日记》残稿读后

陈麦青(碑帖鉴定学家、复旦大学出版社编审)


  纪念张葱玉先生,了解并研讨有关其家世经历、为人行事,乃至学识著述等,也许能让我们更加直观地懂得,什么才是真正一流的收藏大家?怎样才算名副其实的精鉴真赏?如何才有体现学养的层次境界?


  收藏鉴赏,一要财力,二靠眼力,更重要的,是用心力,否则,终究难成大家。


  南浔张家几代积累、最终位列“四象”之一的雄巨财富,以及张石铭、张芹伯父子传承的适园藏书、芹圃善本,张叔驯的古玉钱币珍藏等,世人多知。张葱玉先生由其落地便有身价、自幼耳濡目染的得天独厚,再经一生过目把玩无数名迹所成就的眼力,尤为学界同好公认。而其在书画鉴藏上所用心力,虽然能从已经整理出版的张氏1938年至1941年日记残存中略窥一斑,但细读《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似更可尽见其详。


  两千多件历代传世名迹,数百万字的著录梳理和品鉴考订,还只是其原计划中的三分之一左右;而即便如此,也已堪称皇皇巨著,更何况其中还时见心得,不乏精彩,如对张旭《古诗四帖》的鉴定意见和态度,关于李嵩《西湖图》卷的赏析体会和思考,乃至专记黄庭坚草书《廉颇蔺相如合传》长卷在近世的流转大略和始末等。尽管后来启功、谢稚柳、杨仁恺诸先生都有相关论述,或考辨,或存疑,但张葱玉先生的说法,仍以其独到的见解,给人启示,甚至释疑解惑。类似的例子还有不少,其实都应该值得我们去认真研读。而上海书画出版社历经多年不懈努力,推出力求精善的新编整理校点之本,无疑又为这样的研读,以及借此进一步深入探讨诸多相关问题,提供了十分难得的便利和更加有效的途径,堪称功德无量。


《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编辑札记

茅子良(上海书画出版社编审)


  一、作者生年历来有1914年、1915年两说。据《张珩同志生平事略》同其日记印证,甲寅农历生日换算成公历当在次年1月。《张珩文集》计收3种,《张葱玉日记.诗稿》写在解放前,《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始写于1960年,因其不幸1963年病故成未竟之作;他在已有基础上“近几年来”思考总结,作“古代书画鉴定”讲课,答复什么是“望气派(气息)”,卒后经由人整理出版《怎样鉴定书画》。


  二、乾隆在清宫藏品上屡屡题跋、滥加钤印,影响美观损坏画面;张珩在笔记中甚为叹惜,说“可厌”“可恶”。反思自己以往亦多钤印,断然发誓痛改此习,并记以规劝他人。


  三、不盲目迷信成说,多处提及:近时自黄宾虹以来,“于纸色洁白(纸本如新)者以为伪作”大有人在,真伪之别岂在于此?确认该说不确,大可笑也。(做旧作伪难道真迹?)他认为主要看“时代风格和个人风格”及辅助依据,实事求是,全面细致科学地加以分析。其实践和著述成就的“中国书画鉴定学”之说具有奠基的意义,成为一代宗师。


  四、任何作者难免笔误,何况毛笔字四年业余认真书写了2192件书画计180万字,未及深入定稿准备刊行。此次整理者竭力搜寻原图迹核对文字,以正失误。作者严谨感人,将不辨或模糊文字加以描摹,使整理者据此查证相关文献、一手图迹,将其中一部分可得释文。似较影印本完善些,供读者阅览,未释者供进一步辨识研究。


来源:东方早报

 


 

 

江苏聚德2015秋季艺术品拍卖会火热征集中.......


您的藏品如有意参拍,请将藏品信息(图片、尺寸、质地及其他相关信息)和个人联系方式发送至我公司邮箱:jsjdpm@vip.163.com,若符合我公司上拍要求,我们会在五个工作日内与您联系。您也可以直接拨打业务员电话预约时间后携带作品至公司洽谈。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梦都大街126号-15

电话:025-84699616  85639199

贵宾热线:15312002570(梁女士)

官网:http://www.jsjdpm.cn

 

 

 

 


关 闭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知识科普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梦都大街126号-15(奥体中心北大门对面)210019
电话:86-25-84699616 85639199 传真:86-25-86755273
邮箱:jsjdpm@vip.163.com
Copyright 2012 jsjdpm.cn 版权所有:江苏聚德拍卖有限公司 企业上网中心-恒网承建